我的最大愿望
作者:张毅   
2012-09-24 09:26

两年多来,我经常在想:抱负着人类崇高理想和事业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能不能允许我参加到这个队伍中呢?如果有可能的话,那将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回忆起来,我能有这样一种愿望,并非偶然,而是经过了许多曲折的。

1949年,我来到了解放区旅大市。到达旅大之后,受到学校当局极大的信任,要我们参加建设工作,这些都给予了我们极其深刻的印象并感动了我。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原来以为,我们的国家一向贫弱不堪,受尽欺凌,要富强起来谈何容易。但是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物价稳定了,抗立美援朝捷报频传。工厂、矿山和铁道迅速恢复和建立起来了。所有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困难重重,难以实现的,而在短期内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事实。这怎么能不说是空前的奇迹呢?这些奇迹的出现,都使我加强了对党的信仰。

1952年思想改造运动给予了我很大的震动和教育,我当时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它使我认识到名利观点、宗派主义和崇英崇美思想的反动本质。也使我初步地明确了人生真正意义是在为人民服务。只有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才能成为一个心胸宽广、心地高尚和对祖国对人民有益的人。思想改造运动对我来说是一生难忘的大事,是我对为人民服务的问题真正有了一些领会的开始。

随着党提出了过渡时期社会主义总路线。我曾经以为:要使我们的国家强盛起来就需要效法英美。但党教导我们,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使我国全体劳动人民永远摆脱剥削和贫困并日益走向幸福和愉快的康庄大道。我在当时也认识到社会主义道路是符合于社会发展规律和全体劳动人民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因此,一般说来是拥护的。但事实上不完全是这样。例如,医学科学和医学教学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由党领导,但自以为党懂得医学科学和医学教育的人实在太少了,以怎能领导得好呢?这样在我们学校中就需要依靠那些老教师,因为老教师是最懂得医学科学和医学教育的。又如:党的中医政策,既是为了组织中、西医共同为人民卫生事业服务,又是为了发扬祖国医学遗产和发扬医学科学,但我却以为:中医玄妙,不科学。这样一来,尽管自已在主观上好象是和党一条心,也在走社会主义道路,但事实上,并没有块正接受党的领导,把心完全交给党交给人民,忠心耿耿地为人民服务。

这样一个道理现在看来似乎很简单,但在当时,我却毫无了解。相反,当1956年,在全国范围内涌现出大批先进知识分子,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后,却自以为留在党外,也一样为党作出贡献,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人们的思想在随着社会的进步突飞猛进,而自已却远远被抛在时代后面。

1957年,党的整风运动开始了,这是党的光明伟大又一突出而具体的表现。除了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以外,谁还能这样做呢?这一场斗争使我在政治上分清了敌我,进一步树立了必须接受党的领导的思想,铲除了资产阶级民主思想残余,受到了一次深刻的阶级教育。

党的领导是一切事业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政治与业务都必须由党领导,我们必须又红又专,否则,就必然要犯错误。我已能比较深刻地体会到,党集中了人类最高的智慧是一切真理的代表者。党不但经常关心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而且经常教导我们去掌握真理,希望构们成为真理的主人。并运用年掌握的真理去改造社会改造自然,并同时改造自已。谁能对我们这样关心呢?只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我现在深深地感到在一切工作中,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党的领导,否则,就会象大海中的船只失去了指南针和舵手一样,变得寸步难行。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任何领域中,党总是及时而正确地指出方向,提出任务和措施,领导着我们前进再前进,胜利再胜利。只要你能真正听党的话,跟着党走,任何一个平凡的人都有可能创造出奇迹来。党的伟大力量是由一千几百万个人力量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而发挥出来的。从我历年来所接触的许多党员身上,经常可以体会到,他们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的事业,总是是以继夜进行忘我劳动,甚至不惜牺牲自已宝贵的生命。他们取之于人的很少,而给予人的却很多。这就是一个党员的高尚品德。我觉得,几十年来,党领导着全国人民进行了翻天覆地的革命事业,如果能参加到伟大的党的集体中,还能为人类最崇高的事业再干它几十年。我清楚地知道,要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还是很不够的。首先是我的政治意识要必须加强。主观片面的思想方法以及自由主义作风与骄傲自满情绪还必须加以纠正。为了克服这些缺点我已制定了自我改造规划,我将按照规划,严格要求自已,争取党的教育,使自已能逐步符合于入党的条件。我完全相信,只要自已能努力创造入党条件,我的愿望总会有一天能够得到实现的。

1959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