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张毅教授
作者:靳仕信   
2012-09-14 15:18

我在1952年调来大连医学院,在张毅教授的直接领导下从事教务工作,直到58年以后也因业务工作等问题,时常得到他老人家的教诲,我认为在我们接触的老教授老专家中,张毅教授是我最尊敬的一位。他不仅是我的上级领导,也是我的老师。我不仅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业务问题的知识,也在如何做工作的问题上得到他许多帮助。张毅教授在业务上有很高的造旨,工作上勤勤恳恳,终年如一日(一直工作到80高龄,到发现患恶性肿瘤的时候),他为人谦恭和蔼,对同志以诚相待,他工作上掌握原则,他自己是模范地服从组织分配,在党的领导下全心全意地工作。张毅教授的确是我们知识分子的学习榜样,可谓为一代楷模。

张毅教授重视教学工作。他经常强调讲课是教学的重要环节,要求教师上第一线,讲好课。他还对各科的教学做具体指导。记得我们有一次听生物课以后讨论生物学的教学问题,张毅教授讲:生物教学的重点不在于讲每种生物的那些具体结构,而是要通过这些给学生以进化的观念。53年学校领导因附属医院临床教学工作有困难问题,要张毅教授亲自去抓临床教学(他本来是稿数理专业的),他服从工作分配,每周用相当多的时间到长春路跑医院,召集各临床教研组负责人开会,布置并检查工作,建立了临床教学秩序。我院重视教学工作这个很好的传统是和张毅教授的领导分不开的。上学期,大连医学院和遵义医学院参加全国医学院毕业生统考都取得优良成绩,并引起卫生部的重视,我想,这实际上是张毅教授多年来搞教学工作的成果。

张毅教授在重视教学工作的同时,也重视科研工作,我记得在遵义时有一次我向他汇报并请示解剖组的业务工作时,他问我:“教学和科研哪个重要“?我说:“两者并重”。他对我的看法表示同意。张毅教授在患病住院时还在关心学校工作,最后还提出三条意见,其中之一就是临床各教研组必须开展科学方案,否则医疗水平是提不高的。张毅教授培养药理教研组的青年教师有优越成绩,亲自带领,具体指导专业外文和科研。其中有几人是成为我院的骨干教师。再粉碎四人帮后,张毅教授虽已年逾古稀,但为培养人材,同时接收四名研究生,这些研究生已经毕业,并通过硕士学位。

我初到大连医学院工作时,习惯干原来的工作方法,遇事常简单地由行政做决定,很少和教研组主任商量。张毅教授指示我说:有关教务工作一定要和教研组主任们商量,这样才能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做好工作。我在遵义医学院重任解剖教研组主任时,当时因“文革”的恶果,组内严重不团结,有派别斗争。张毅告诉我要注意,保持公平,不要参加到哪一派里去,否则就不好进行工作。文革期间我为形势所迫对张毅教授作了所谓“揭发批判”。粉碎“四人帮”后,我向老人家道歉,请求宽恕。老人说:搞运动嘛,这没有什么。还说:想一想,我是不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深感老人的宽宏大度并对晚辈表示虚心的态度所感动!

总之,我和许多同志一样对张毅教授都是十分尊敬的。我认为张毅教授的鞠躬尽瘁为党的教育事业献身的精神以及他对青年同志热情关怀,是和他早年参加革命斗争以及他个人的道德修养分不开的。

1984年

最后更新于:2012-09-14 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