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张毅导师
作者:吕向华   
2012-09-14 15:15

张毅老师因患癌症,不幸于1980年11月30日逝世。我于12月10日收到遵义医学院治丧委员会的讣告,当即发去唁电,表示哀悼。

我见到张毅老师的最后一次是在1979年9月于成都召开的全国药理学术会议上。那次会议的第一个大会专题报告就是他讲的《我国药理学的回顾与展望》。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成立了中国药理学会,他当选为名誉主任委员。会间,我曾几次去他住室拜访,汇报我的工作简况,聆听他的教诲。当时他的精神很好,步行、谈话、参观、郊游仍如同13年前在大连时一样,思维活跃,精力充沛。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病魔竞夺去了他的生命,使中国药理学界失去了一位老前辈,使我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1963年9月至1967年12月我在大连医学院药理学教研组为研究生,张教授是我的指导教师。当时他肩负教研组主任、学院副院长、旅大市副市长以及学会、学报、社会团体等多种重要职务,但对我的学习仍十分关怀与重视。那时第一年时学英语、俄语、物理,生理、生化等课程。当时学校的英语老师很少,张教授亲自为我一人辅导英文学习,每星期三上一次(2小时)从不耽误。第二年开始,让我做中药利尿药的药理研究,给配备了技术员,一切由自己从头做起。从查阅资料、收集文献、摸索方法、进行实验,到统计总结、整理成文、每一个步骤,他都注意启发诱导,让我独立思考。例行每周约见一次,由我汇报情况,说明存在问题,提出解决办法和措施,再经他考虑后予以指导写出的论文,经他审阅后,要自己反复推敲修改,才能定稿。他曾多次告诉我,科学实验就是有什么事实说什么话,根据掌握的资料推导出应有的结论,一定要实事求是。

张教授改编写的教材,论文从来是取材严谨、观点明确、重点突出、简明扼要,从不含混甚辞、模棱两可、冗长繁杂、主次不分。他逝世前所编写的医用药理学与基础药理学总论有关章节体现了这种风格。

张老师的治学精神勤奋刻苦,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记得1965年元旦前夕,我们教研组的年轻助教与研究生共五六人一起作菜聚餐,大家边作边玩边吃,有人到走廊突然发现张教授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这时已是下午八点多钟了,敲门一看,果然是我们的老师还在伏案阅读呢!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回家?他说,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吗?类似的事情还有多次,他经常抽空就去图书馆查资料,由于阅读时要摘下所带的近视镜,有几次都把镜子丢到书架上忘带了,我们为他在茫茫的书堆中寻找。在我的印象里,他中午饭从来都是从家带的饭菜经蒸热后在办公室就餐的,午休也就在沙发上。

以上是我一些片落回忆。

1983.12.28

最后更新于:2012-09-14 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