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毅老前辈一起在遵义农村的日子
作者:郑景田   
2012-09-14 15:13

1971年周总理签发国务院13号文件,组织全国攻克"老年慢性支气管炎",遵义医学院组织小分队,到农村巡回医疗,以中草药为主寻求攻克"慢性支气管炎"新疗法。我这个当年27岁的年轻人和年已70的张毅教授一起下乡,同吃同住在老乡家,在贵州省湄潭县沿着乌江支脉山村进行以采中草药为主的巡回医疗。那里环境条件很差,一个山村只几户人家,之间也要翻山越岭。我们经常采药,早晨起来就上山,老人家总想跟着不愿留在住宿地,也同我们一样“走村串户”,爬山过河,乡间小桥有的年久失修很危险,他拄着棍仍然坚持下去。同我们临床的医护人员在一起他感到轻松,不时露出笑脸,有时也会说几句幽默的话,但沉思的时候多。我和医院的同志早听说他参加过大革命,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又是创办学院的知名教授。但他从不讲过去。有关中草药治病的效果他很感兴趣,也时时向老乡询问采药治病经验,或有什么趣闻。言谈中他曾透露出对这种运动式科研方式的担心,又显得无能为力而忧虑。吃饭时,老乡看他年龄大,有时切些当时很少见的肉肠,老人家不动筷。老乡说“七十多岁在这里都五保了,您还下乡受累! ”他抬头看看。我劝老人家,贫下中农的心意,“五不吃”不包括您。老人家还是没有动筷。他觉得人家太不容易,生活也苦。一次清晨上山采药,他自己跟着爬上山,从山岩上滑下来,刚巧被后上来的老师挡住,把大家吓坏了。队长说:“一级教授、70多岁老人家跌坏了,我们怎么交待。”召集几位小组负责人起草个报告给校党委,建议把老师调回了学院。

后来张毅教授恢复药理教研室主任与学院副院长,我在医院工作,与张教授见面的时间少,但遇到时,他还是那样平易近人,他总要停下来唠点家常。1978年科技大会后,他告诉我要做好准备,攻读研究生。一次他从北京开会回来时又告知我中医研究院要招中西医结合研究生,并可帮助我选适合的专业。可惜,我因个人原因并没有去考。现在想起来颇为后悔。

1980年他病重,住在我所在的中医病房,他坚持不去上海、北京等地治疗。危重期间,我看到他仍阅读文章,批改论文,并惦记医学院的未来。当时,原大医南迁的教职工中,很多人主张把学校整体再迁回大连。张毅教授期待南迁后的遵义医学院成为西南地区后起的名校之一,也支持大连医学院复建新生,使这所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创建,他曾参与初建的医学院再创辉煌。

今天,老辈专家的期待,正被年轻一代转化为现实。大连医学院则已扩大为大连医科大学,遵义医学院在创建40周年之际已成为西南医学名校之一,为迈进全国名优医学院校而努力!

最后更新于:2012-09-14 15:15